关于对陕西省吴起县原任县委书记刘天才和现任县委书记董强问题的反映-清风网
口碑聚合门户
影响中国

关于对陕西省吴起县原任县委书记刘天才和现任县委书记董强问题的反映

反映人:陕西省吴起县吴起镇马湾行政村村民孙广清(马湾行政村道庙组、马湾组、芦角组127户,460名群众选举产生的委托代理人),联系电话:1389216341O。

被反映人:吴起县原任县委书记刘天才,现任县委书记董强。
吴起县原任县委书记刘天才,现任县委书记董强玩忽职守,故意刁难群众,抢占基本农田,顶风修建豪华宽敞办公大楼,违纪违法,欺上瞒下,对群众反映的问题拒不处理,反而故意刁难。现就无偿抢占徐家湾基本农田具体事实反映如下:
一、徐家湾基本农田属道庙、马湾、芦角三个村民小组所有,无可非议。
徐家湾基本农田近230亩左右,是道庙、马湾、芦角三个村民小组祖祖辈辈耕种的良田,1938年陕甘宁边区政府将本块地分给这三个生产队的群众(现有当时的土地证);1958年大跃进时候修成水浇地,并确定为高产地、纲要田;1976年受错误路线的指导,县委、县政府及城关公社几个主要领导研究决定,强行借用该地试办果园,当时借地的县级领导马一韩(县委书记),姚满盈(县委副书记、革委会副主任),城关公社领导高庆英(公社书记),具体由分管领导姚满盈负责办理,借地时承诺:“土地的所有权是农民的,我们只是借用,等果树枯死后,把地归还给群众。”当时的三个生产队长王忠富、马志斌、韩敏只得同意县委和公社的承诺(决定)。把地借走后四年的农业税仍由生产队承担,群众闹事要地,姚书记又一次承诺说:“现在果树成活率很高,一是把地和果树一同归还给你们生产队,生产队将政府办果园的费用给政府,果园由你们三个生产队负责办,不能把果树拔掉;二是免掉农业税,将来把地还给你们后再上缴税,你们上缴的四年农业税返还给你们,土地的所有权说原话,走原路不变。”当时生产队没有那么多钱,只得答应返还农业税,土地继续借。80年代初,农村土地改革,群众又闹事要地,并抬走果园砍倒的树,时任县委书记姚满盈说:“现在果树正挂果,不可能给你们还地的,等果树枯死后,一定把地还给你们的。”所以,徐家湾果园地属借用,所有权属道庙、马湾、芦角三个村民小组所有。政府现在要用,必须征用,不能凭空抢占,胡说八道,欺下瞒上,故意刁难群众,这样会损害党群、干群关系,加剧矛盾的激化。
二、刘天才、董强的违纪违法行为。
1.《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规定:“在土地纠纷没有解决之前,任何一方不得改变土地用途。”徐家湾土地是当年借用的,现在既不给群众还地,又不征用,而且强行改变土地用途,阻挡群众上访,不仅不拿证据出面解释,反而派公安干警镇压阻挡群众,拘留上访群众。难道不是玩忽职守,故意刁难群众吗?
2.《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五条明确规定:“征用基本农田必须经国务院批准。”现在既不审批,又不征用,就想凭空抢占,为什么?难道刘天才和董强在这块土地上有什么腐败行为吗?
3.《土地管理法》第七十三条明确规定:“买卖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土地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没收违法所得,对违反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擅自将农用地改为建设用地的,限期拆除非法转让的土地上所建的建筑物和其它设施恢复土地原状。”现在的县政府既不审批,又不征用,强行改变土地用途,强行修建,强行施工。难道不是违法吗?
4.篡改证人谈话笔录,法理不容。刘天才、董强派人找不知情的马有明、韩振企图依法搞一个谈话笔录来欺骗群众。结果目的没有达到,摇身一变篡改证人谈话笔录,把证人说的“返还的农业税”改为“土地补偿款”,接着吴起镇政府下发了[2014]79号红头文件,文件中篡改了谈话笔录,并明确当年土地已征用,就这样故意刁难群众,严重损害了党群、干群关系。
5.强行修建,强行施工。2013年县委、县政府在该地块上修建办公大楼以及厂房,群众坚决阻挡,刘天才、董强下令公安出警打人(2014年5月19日,县公安局副局长刘宏民领100多名干警镇压群众,4人被踩伤住院),抓人(将三个村民小组知名人士全抓到派出所,强迫签“不再阻挡”字,否则拘留),拘留(2014年将3名60岁以上的老年人,1名学生非法拘留5天,2015年将64岁且患高血压、脑积水、心脏病的孙广清非法拘留10天,又将法制社会网调研员非法拘留15天)。拘留以上人员没定罪名,其目的是镇压群众,让其不再阻挡上访,随便非法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难道不是违法吗?
6.采取非法手段,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2014年吴起高级中学“逼学妹卖处”事件,全国各大媒体曝光,最后无人过问,不了了之;吴起修建豪华宽敞办公大楼和“断头桥”事件各大媒体曝光,最后又是不了了之;徐家湾土地问题,也有记者前来调查,有关网站曝光,还想不了了之,这是为什么呢?难道都不是事实吗?并拿巨款在市、省及中央派驻工作人员阻挡上访者,拿这么大代价阻挡上访者,为什么不出面解决呢?
7.吴起县公安局派干警驻工地,对工地实行长期戒严,这在吴起历史上是没有的事,而在中国历史上也可能是少见的。董强为什么要这样做?如果有理,为什么不拿出证据给群众解释,而是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来镇压群众呢?难道这是合法的吗?
三、群众到处上访,寻求公理。
2013年9月,100多名群众到吴起县信访局上访,信访人员告诉我们说:“我们无权受理,领导不见,你们还是回去吧,另想办法”。2014年5月份,30多名群众代表到延安市上访,有人接待无人管,领导见不上,脸难看也看不上。7月25日到陕西省信访局上访,接访人员称“我们无权处理,你们等8月份中央巡视组来陕西你们到哪里上访,他们是专门解决此类问题的”。8月7日,我们找到中央第七巡视组,巡视组接收材料,并答应尽快处理。就这样我们接连去巡视组6次,每次去都接收材料,并答应尽快处理。直到巡视组离开陕西时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中央巡视组领导刘伟要求我们找延安市纪委,请求他们调查处理,我们又到市纪委,结果市纪委批给县纪委,要求调查处理。可县纪委压着不理,群众多次找县纪委都找不到人,只有办公室人说明天再来……。
最后一次到中央巡视组上访时,他们告诉我们:“我们巡视组共给吴起县政府发4次批文,要求给你们尽快解决,并要求政府给你们打电话,难道你们真的不知道吗?”可想而知,刘天才、董强把中央巡视组的批文都没放在眼里,眼中还能有我们老百姓吗?
2015年我们继续上访,中国法制社会网将我们的材料在网上曝光,其他各网站连续转发,但都无人过问。
四、群众的合理要求。
1.请领导尽快调查取证,作出裁决,归还百姓土地。
2.要求对吴起县原任书记刘天才、现任书记董强篡改证人谈话笔录作出处理,还证人公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3.要求吴起县政府承担2013年9月到现在群众阻挡、上访等工时费,并负相应的责任。
4.要求对2014年5月份、8月份、9月份至今民警镇压群众、打伤住院群众,拘留、雇用黑社会打手打伤的群众承担全部责任,并负法律责任。
5.要求县政府承担我们的律师费用,打印材料等各种上访费用。
6.要求吴起县委、县政府承担从1997年果树枯死到现在的土地承包费,因为姚满盈书记承诺“果树枯死后将土地归还农民”,可现任领导不履行承诺,至今未归还,必须承担承包费。
综上所述,徐家湾土地权属清楚,无可非议,有当年亲手借地的县级领导的证人证词,有当年亲手经历的三个队长的证人证词,还有果园技术员、厂长的证人证词。刘天才、董强无偿抢占,违纪违法施工是有法律依据的,刘天才、董强下令民警施暴,惨无人道,玩忽职守,故意刁难群众,损害党群、干群关系,我们三个村民小组几百人决不会就此了结,只要共产党在,我们就会找到共产党寻求公理的。
附件:
1.村民联名签字盖章
2.部分证人证词
3.篡改证人谈话笔录原件
4.吴起镇人民政府[2014]79号文件
5.对吴起镇人民政府[2014]79号文件存在问题的说明
金佛坪村芦角组
马湾村马湾组、道庙组
2015年8月3日
赞(2)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清风网 » 关于对陕西省吴起县原任县委书记刘天才和现任县委书记董强问题的反映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1

  1. #1
    头像

    这些推诿扯皮的政府部门简直就是无视老百姓的疾苦!

    匿名 6个月前 (11-25) 来自天朝的朋友 Netscape Navigator iPhone iPhone OS 14_8_1 like Mac OS X) AppleWebKit 回复


清风综合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