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阜新:一位煤工尘肺病矿工的心声-清风趣滇
口碑聚合门户
茶道影响中国

辽宁阜新:一位煤工尘肺病矿工的心声

辽宁阜新:一位煤工尘肺病矿工的心声

来源:晨报资讯时间:2020-10-29 17:05:26

导读: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煤工尘肺的诊断证明书都给了,当地职防所的诊断书还是不给出。这个病落实不了,我们自己拿钱治病整不起。恳请有关部门领导给予关注,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依法依规公正处理,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由辽宁省阜新市阜矿集团清河门煤矿转岗至内蒙古白音华海州露天煤矿有限公司4号井工作的刘沿林致函有关部门反映说。
       煤工尘肺是指煤矿工人长期吸入生产环境中粉尘所引起的肺部病变的总称。煤肺是长期吸入煤尘引起的肺组织的纤维化,多见于采煤工、选煤工、煤炭装卸工。这是一种进展性疾病,一经发生,即使脱离煤尘作业,仍可继续发展。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煤工尘肺的诊断证明书都给了,当地职防所的诊断书还是不给出。这个病落实不了,我们自己拿钱治病整不起。恳请有关部门领导给予关注,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依法依规公正处理,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由辽宁省阜新市阜矿集团清河门煤矿转岗至内蒙古白音华海州露天煤矿有限公司4号井工作的刘沿林致函有关部门反映说。
       我叫刘沿林,男,今年56岁,汉族,初中文化程度,1989年辽宁省阜新市阜矿集团清河门煤矿上班。2016年去产能,转岗至内蒙古白音华海州露天煤矿有限公司4号井工作。2017年3月份,全体员工健康体检时发现肺病、肾囊肿、肾结石。同休息室小班班长说,回阜新治病吧!有通勤火车,3月15日晚上到家。次日到阜蒙县人民医院门诊CT检查是煤工尘肺,感染肺炎,肺结核;20日到阜新中心医院门诊CT检查,诊断相同;3月23日,住进阜新市第三医院。到2019年4月份,在这个医院住院7回,该医院没权力出煤工尘肺诊断书,以为是肺癌。

          

       2019年6月18日,到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门诊CT检查。图像出来了,门诊大夫宋某果专家让我看看,说哪来的肺癌,是煤尘肺,碳末肺。
       话说回来,2017年12月5日到阜新矿职防所鉴定,是法医Z主任,X光检查不是尘肺。2017年5月份,在沈阳职业病医院9院检查是煤工尘肺病,不给出诊断书。阜新矿业集团找9院打官司,沈阳大夫介绍。
       阜新矿职防所Z主任说我这个不是煤工尘肺病,我挺生气的。我说你们造假随便,干嘛说我不是这个病。主任说,别乱说。他害怕了,这回改口了,要矿上的鉴定委托书。这又找白音华公司人事处长,办委托书来了。主任又说了,没权力了,去沈阳职业病防治院。2018年1月3日,沈阳职业病防治院鉴定,到2019年3月2日,一年跑6趟沈阳都是自费,诊断结果无尘肺。
       2019年6月份,我感觉后背疼、胸闷严重了,呆着都疼,是活干不了。我妻子跟我女儿娘俩背后商量了,去北京看看是不是肺癌。门诊诊断,病历拿回来了。6月30日,去内蒙古,阜新煤矿单位讨要生活费。晚上到的。7月1日早晨,我和妻子去公司大楼找董事长或者公司书记。保安不让上楼找领导,让到保安办公室等着。
       找董事长、书记不行,必须找管工伤的领导。大楼保安给联系,说到东大门。门卫说,领导就不说正词。我气的心跳,回休息室吃药,就派保安看守,走一步保安跟一步,就不让我见大领导。不能在公司一楼说,万一董事长跟书记知道不行,让我上东门卫说事。
       这个工伤处长说这个工资了,就不说正事,后来我让他给我出证明材料,不给出。我就问,到底给出不给出。后来刘处长来电话,让工伤处长给阜新市劳动服务公司鄢处长打电话,把我支走,让鄢处长跟我去沈阳职业病防治院,再次鉴定。法医有条件,鉴定行,不给诊断书。拿北京朝阳医院2019年10月份出具的煤工尘肺的诊断证明书,不行。法医说了,谁说是煤工尘肺,你找谁。都不说正经的。后来承诺2019年再给鉴定。
       我拿2019年10月份北京朝阳医院出具的煤工尘肺的诊断证明书都不好使,不给诊断书,推到沈阳医学会,鉴定要材料鉴定费。2020年6月22日,通知单到内蒙古海州露天矿,还推脱。到2020年9月4日,煤工尘肺病复发,我又住进阜新市中心医院。我在拿病、拿命等诊断书。

            

       三年多来,单位不给生活费,靠妻子在附近服装厂打工度日,下班还把胸丙骨骨折了。雪上加霜的是,我妻子检查骨折,报告单发现肺癌。这日子怎么过,我们两个走投无路了。房子还不行了,平房后墙要倒,西地上打个柱子,凛子断了,现在没办法生活了。单位每月给开813元。2019年4月11日,单位工伤处长到我们家,矿上派他来的,给1000元钱。我2019年4月9日住的院,13日到医院,生气了,我多次找公司处长要生活费,不给,没办法。
       2019年3月25日,反映给辽宁的民心网,啥问题没解决了,倒把煤矿领导给惹了。辽宁省把我的诉求转到阜新矿业集团,集团又转到内蒙古白音华海州露天煤矿4号井;2019年8月份,又上民心网。煤矿说,出于人道,要把我解除合同。为什么托人花钱找关系在别的单位打工,煤矿还给开工资?为什么煤工尘肺随便倒买倒卖?这背后能说没有保护伞?
       现在我的病,急需住院治疗,煤工尘肺病诊断书仍不给出。我在2019年10月11日下午,住进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职业病科,住院一个星期。出院时,医院出具的出院诊断证明书显示为煤工尘肺。病历交到沈阳医学会鉴定,到现在我还在拿病、拿命等诊断书。有诊断书,去住院治疗煤工尘肺病,要不高昂费用治不起,确实没钱,没办法。这个病落实不了,我们自己拿钱治病整不起。恳请有关部门领导给予关注,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依法依规公正处理,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  (刘沿林)
来源:晨报资讯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清风趣滇 » 辽宁阜新:一位煤工尘肺病矿工的心声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清风综合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