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因公殉职后,妻子帮他完成遗愿-清风趣滇
口碑聚合门户
茶道影响中国

他因公殉职后,妻子帮他完成遗愿

他因公殉职后,妻子帮他完成遗愿

医护人员前赴后继地奔赴抗疫一线,而在他们的身后是家属们的隐隐关切。日前,在抗疫中不幸离世的丘远军医生之妻阿宁来到医院办理了丘远军遗体器官捐献的相关手续,“我觉得已经完成了他的心愿,遗体的5个器官共救治了8名患者。”

2月25日,阿宁的丈夫丘远军医生永远地倒在了医疗一线的岗位上,“我们都是湖北中医药大学毕业的,在我看来,80%的医护家庭都会捐赠亲属剩下可用的器官给需要的患者。”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丘远军

他因公殉职,她完成遗愿

丘远军出生于世界客都——梅州平远县长田镇长安村,吃苦耐劳、敬岗敬业是他身上的标签,2月25日20许,他救治完急诊室里的两名病人后,突发脑溢血倒地。

当时正处于新冠肺炎防疫的关键期,丘远军被紧急送往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作为定点收治医院,该院不允许家属进入重症病房。“我们从大学开始在一起,是彼此的初恋,相濡以沫二十年了,感情一直很好。”心急如焚的阿宁只得默默在房门外守护丈夫。

实际上,湖北中医药大学毕业的阿宁从前也是一名医生,2018年,为了照顾家庭,阿宁选择辞去医护工作,全心全力在背后支持丈夫的事业,“双医家庭还是需要有一方照顾老人孩子多一些,我选择支持他。”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丘远军与妻子阿宁

从医生变为全职太太,阿宁才真切体会到医护人员家属的不易,看到电视和网络的报道医闹事件,她总是想起在急诊室里的丈夫,“我很担心他遭遇类似的事情,出现意外。”而这一次,命运似乎开了一个“大玩笑”。

天妒英才,3月5日,春雷轰鸣,一纸单薄的病危通知书永远地带走了丘远军。“他走的那天太特殊了,是惊蛰。”阿宁回忆起惊蛰时节,一度哽咽。丈夫离世后的第二天,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完成丈夫捐献器官的遗愿。“捐赠器官要抓紧时间,我想帮他完成他最后的心愿。”

说起捐献原因,阿宁表示,他们夫妻二人都是湖北中医药大学毕业,工作后每天面对生死,两人也曾讨论过,以后去世了,器官只要能救人就一定要捐。

在阿宁看来,在医护人员的家庭里,捐赠遗体器官是很正常的,“我之前并不想接受媒体的采访,不想让大家觉得我们在卖惨,我们都觉得身后捐献器官是很正常的,我也跟家人说过,如果以后我去世了,也一定要捐赠我可用的器官。

家属助力完成捐赠事宜,患者同事不舍悼念

近日,阿宁完成了丘远军遗体器官捐赠的最后评估,成功为其捐赠了5个器官,最终成功地救治了8名患者,随后,她带着儿子前往丈夫生前的急诊工作岗位收拾遗物,广州正骨医院的医生们纷纷上前安慰她,“培养一个专业的医生有多艰辛,我们现在失去他就有多难过。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丘远军生前工作照

对正骨医院的医生们而言,他们失去了一位并肩作战的伙伴,广州正骨医院急诊室主任贺华勇更直言非常佩服阿宁能在这么悲伤的情况下,做出如此高尚的捐赠行为,“遇上这么悲痛的事情,还能想到捐赠,真的太不容易了。”

对许多曾经被他救治过的患者而言,丘远军医生突然去世的消息,让他们纷纷表示难以接受,一位曾被他救治的患者难掩心痛,“难以置信的悲伤消息,前段时间打网球拉伤腰肌,就是丘医生帮我治好的,非常有医德医风医术的医生!”,获得患者清一色的好口碑,他靠的是长年累月的坚守。

在广州坚守一线医疗岗位的丘远军是家中的长子,繁忙的工作让他和远在梅州的双亲鲜少有见面的机会,签署《器官捐献全权委托书》时,为了避免母亲过度悲伤,丘远军的弟弟只告知母亲黄秀兰在纸上签字、按手印即可,“我后来才知道那是我大儿子远军的器官捐献书。”提起离世的大儿子,黄秀兰一度伤心地无法言语。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丘远军离世后,其父丘海良留在了他广州的家中帮忙照顾妻儿,“我们都特别支持帮他捐赠器官的事情,心脏、肺脏、肝脏、肾脏、角膜,他捐出的器官让这个世界上另外的8个生命得以好好生活,这件事就很值得。”阿宁哽咽地表示。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丘远军9岁的儿子知道父亲捐献器官一事后,懂事地说道:“爸爸的眼睛能再帮助别人见到光明,真好。我最喜欢爸爸的眼睛,爸爸的眼睛最漂亮,感觉很温暖。胖乎乎的人总是容易让人亲近的。”、“爸爸心脏能留在广州,受赠者还是O型血”……年纪尚小的他一开口提到最多的还是日思夜想的父亲。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丘远军与儿子

如今,阿宁带着儿子在广州租住着房子,丈夫的离开意味着家里的经济支柱随之倒下,母子二人的生活变得有些拮据。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并没有击垮仍努力生活着的母子二人,无数人向他们伸出援手。丘远军生前的工作单位专程上门慰问丘家人并给予了慰问金,小辉的同学父母们自发为其募捐到一万余元善款,而宝玉直小学也派代表前往小辉家中悼念其父并送上慰问金,并决定免除小辉一切在校生活费用,直至他毕业。

谈起未来,阿宁坦言,自己现在正准备重新找工作,“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时间会冲淡很多的吧。”当问及是否需要援助时,阿宁一口回绝,她抹抹眼泪,坚定地说,“我可以自己负担起家里的事情,没有什么困难的,捐款留给更有需要的人才合适。”逝者已矣,生者如斯,漫漫前路仍等待着阿宁一家收拾好心情,重新出发。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清风趣滇 » 他因公殉职后,妻子帮他完成遗愿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清风综合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