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之歌》序二-清风趣滇
口碑聚合门户
茶道影响中国

《喜鹊之歌》序二

《喜鹊之歌》序二 

文/蓝怀昌

三十年时间,在人类历史的高山峻岭中只是极为短暂的一阵风。然而,在老辈人的年轮记载里,却是一代人。蓝朝云先生花了一代人的工夫,采录了布努瑶的《喜鹊之歌》(第一部 《浴火神侣》),经过创作,终成一部被确立为河池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可以载入中国民间文学史册的作品。正如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会长、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民俗学会顾问、中央民族大学民俗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作协会员、著名教授陶立璠先生所说的那样:把《喜鹊之歌》(第一部 《浴火神侣》)创作出来,“弥足珍贵”,“是对瑶族文化的一个贡 献”(见陶立璠先生《喜鹊之歌》(第一部《浴火神侣》)序言)。

《喜鹊之歌》(第一部《浴火神侣》)成功地塑造了敢松和珍凤的形象,歌颂这对情侣反抗邪恶、追求自主爱情的精神,在邪恶势力的摧残下,两人变成双飞喜鹊,显示了布努瑶人与封建婚俗斗争形式的一种转换和继续。观念上的升华,既是精神的寄托,也是一种希望。正是这种精神,使他们的形象耸立在布努人的心中,体现了“广大布努瑶人不屈不挠、不畏权贵、向往自由的美好愿望”(见《内容简介》)。

蓝朝云是布努瑶作家,他之所以接收布努瑶的文化遗产,是因为他觉察到了布努瑶祖先几千年来积累的文化财富。要继承这些宝贵财富,就要记住祖辈为积敛这笔财富所付出的辛劳,而精神财富的继承,须用文字记录,才能持久传承。蓝朝云先生用生花妙笔和多功能智慧做了他该做的事——把流传在红水河两岸千山万弄中、即将消失的布努瑶民间史诗般的传说故事抢救、创作了出来,精神难能可贵。

密洛陀创造世界万物,让儿女们惩办邪恶、厮杀多余的太阳和月亮,驱除妖魔鬼怪,给人类的生存提供了一个祥和的氛围,布努瑶人没有忘记她,以歌等形式纪念、赞颂她,由此而派生出许许多多传说故事和山歌。我和朋友在采录、整理、出版创世史诗《密洛陀》期间,曾有一个布努瑶学者蒙有义跑到我的办公室说:创世史诗《密洛陀》还有许多分支歌和传说故事需要收集、整理。他没有把分支歌和故事的名称说出来。后来,我陆续读到布努瑶民俗专家蒙通顺先生采录、整理的《说亲词》《定亲词》《送子词》等诗篇。此后不久,我采访布努瑶师公蒙凤标时,他给我吟唱了《萨当·挽歌》《阿辦·小祭歌》《萨加·大祭歌》《萨九东孟微·婚俗歌》等,间接讲了《喜鹊之歌》(第一部《浴火神侣》)的一些情节,我终于相信史诗《密洛陀》确有分支歌和传说故事。然而,史诗到底有多少分支歌和传说故事,却成了一个谜,直到蓝朝云先生捧来长诗《喜鹊之歌》(第一部 《浴火神侣》)稿子放在我的面前,我才觉得这部作品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叙事长诗。它通过爱情故事反映布努瑶人的爱恨、品德,“作品的意义不止于文学本身,对研究布努瑶社会结构、风土民俗等也很有参考价值”(陶立璠教授序言语)。作者用诗的语言表现布努青年敢松和珍凤相遇之后所建立的伟大感情,把真、善、美升华为人类永恒的信仰。朗读《喜鹊之歌》(第一 部《浴火神侣》),胸腔自然涌起波涛狂浪,心底震撼不已,感觉到一种至善至美的神圣,一种令人心旷神怡境界的同时,也为敢松、珍凤身受极刑惨遭屠戮鸣不平。

在作者的家乡,曾有一个传说故事:布努瑶人不甘做官府的奴隶,多次起来反抗。官府派兵镇压,均难以平息,只好提议讲和。布努瑶王提出双方各推派一头人,放下弓箭,摘掉头巾,脱光上衣和长裤,赤裸裸地站在对峙双方的中间巨石上,喝酒讲和。酒过数巡,官府代表醉倒在地。官府头领被瑶王的这一举动所折服,撤走兵丁,声言不再管辖布努瑶的领地,布努人从此过上稍微安定、自由的刀耕火种生活,坦诚直率则成了布努人的性格标志。这种道德文化,熏陶了作者,使他在创作《喜鹊之歌》(第一部《浴火神侣》)的过程中,始终把爱当作精神世界的唯一永恒,因此,作品保持了传统叙事诗的结构框架,保持了布努瑶的语言特色,在细节上大胆加工,诗句上不断润色、提升,使整部长诗的语言含蓄、凝练,增强了可读性。从整体上看,作者的创作是成功的,是布努瑶民间文学史上的一个创举。


“世界是复杂的”——这句话应视为真理。人不可能把整个世界搬到自己的脑子里,苦难、痛苦、欺骗、爱情、友谊、贫困、贪婪、凶残、死亡等等,作者把这些感觉体现在各种人物形象之中,使各种罪恶在生活的争斗中逐步得到净化。同时,作者的灵感和才华、坚毅与勤奋,都以诗文形式酣畅淋漓地表现了出来,凝练成了一部情节跌宕起伏、凄楚动人、可歌可泣的篇章,为我们展示了一幅布努瑶风土习俗的优美风情画,突显了布努瑶人独特的精神风貌。

在作品中,我们还体会到一种创造的精神。复杂的世界,需要靠创造来解读。正如法国著名作家雨果所说的,世界上没有一件东西可以脱离蓝色的天空、阴沉的暗夜、细风的响声、鸟儿的歌唱,万物都不能脱离创造,事物都是通过配合而相互依存、更趋完整、彼此结合、互相丰富的。蓝朝云先生在传承布努瑶文化的基础上,不落俗套,大胆革新,创作出
16000 余行格式上整齐划一、每个唱段内统一韵脚的长诗,读起来朗朗上口且文情并茂,不能不说创作的功底厚实。

他用自己的智慧和笔触为布努瑶文化增添了锦彩,给中国民间文学艺苑画上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而且,从诗歌体上来说,《喜鹊之歌》(第一部《浴火神侣》)是一部鸿篇巨著,蓝朝云先生从收集到创作,单枪匹马,独自完成,这也是一个创举,值得赞扬的。

我们的时代,是文化自信的时代。人们追求物质生活上的小康,更需要精神生活上的小康。《喜鹊之歌》(第一部《浴火神侣》)是作者继承、发扬布努瑶优秀文化结出的硕果,希望后辈们经常浏览从祖先那里留下来的这部长诗,把它变为洗净人类灵魂的优秀作品而传承、光大。同时,也期待《喜鹊之歌》第二、第三部早日面世,希望它们像三颗新星一样闪耀在中国文学史的长空,放射出夺目的光彩。   

【作者简介】蓝怀昌,瑶族,广西河池市都安县人,毕业于中南民族学院(现中南民族大学)中文系,全国第十届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厅原副厅长,广西文联原主席。有著作多种,发行国内外。(编辑:席野蓦  慕雪潇月)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清风趣滇 » 《喜鹊之歌》序二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清风综合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