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似一桩冤假错案,八旬老翁申诉20年-清风趣滇
口碑聚合门户
谈论影响中国

疑似一桩冤假错案,八旬老翁申诉20年

家住重庆市彭水县绍庆街道滨江社区的79岁老翁周明琼老人因为20年前发生的一桩邻里纠纷案件,疑似当地一审、二审法院断案不公,为此已不间断申诉20年。久病成医,老人一边申诉,一边研习法律,尤其是《刑事法学》,并对照自身案件的司法鉴定及公安民警询问卷,逐渐从法理上找到昔日当地公检法执法“瑕疵”对其家庭造成冤案的根源及证据。

申诉难问题一直是社会普遍关注的话题,它事关社会和谐,民生安乐,同时也是近些年来始终困扰各级人民法院的工作难题。近日,记者与当事人多次接触,也聆听了各方律师意见及对本案的看法;从周明琼家人提供的诸多案件材料来看,加之囿于20年前的当地司法环境,案件明显存在诸多“瑕疵”。相关律师认为,因案件时间跨度过长,重庆市三级法院个别办案人员疑似明哲保身,推诿责任,该案件至今仍未依法纠错。正如中央政法委有关领导曾强调:“有些案件虽然进入了再审程序(本案在重庆中、高院都进入了二次再审),但由于办案单位态度不端正,办案不认真,有瑕疵不补正,搞程序空转,法律问题没有得到依法公正解决”。周明琼向记者表示:“这个案子,即使是寻常百姓都能看出不公和缺陷来,我苦苦申诉20年,为啥就遇不见一个‘包青天’敢为俺伸张正义啊!”

事件回放:一起官员在场的“蹊跷”刑事案件

1999年10月,周明琼老人在办齐购地合法手续后开始建设彭水县汉葭镇高家台幼儿园。动工期间却遭四邻陈文凤、李方锦等人的干扰。作为县中医院主治医生李方锦买了陈文凤的地修房。据周明琼说,二人倚仗陈文凤老公庹某会当时任该镇政府文书的权势,从中作梗。周明琼多次与其协商无果,便请求县有关部门领导出面解决。

11月5日上午10时许,副镇长谢华鸥协同县建委规划科科长钱文林、国土执法队长王川等一行人来到现场。当时周明琼与家属吴远菊及儿媳朱国秀三人在场,对方却来了陈文凤、李方锦等20多人。一看这阵势,执法队长王川说:“今天的调解主要是看证件,我们是认证不认人,谁有证件谁就可以合法用地。”王队等人在看了建园手续又仔细核对建园土地界址后宣布:“经核实,高家台幼儿园建园手续齐全,用地合法,请大家都回去吧!”陈文凤、李方锦当即表示不服国土局的调解,其他人也跟着起哄。谢副镇长看调解不成,当即宣布双方各派一位代表去建委协调解决。”于是大家陆续往建委方向走去。谢副镇长、国土局、建委工作人员及对方代表李方锦在前,周明琼及其家属吴远菊、儿媳朱国秀,对方陈文凤、尹红英等一行人在后。

当大家刚走上居民点人行道时,对方尹红英突然大骂一声朝朱国秀右眼打了一拳,致使朱国秀双手捂眼蹲地。朱还未站稳,走在前面的陈文凤闻声急转身冲向朱国秀,抓住其双手。朱国秀为了摆脱两面夹击,急忙退让到公路中;陈再次冲抓朱国秀,在慌乱中,陈文凤右脚踩滑路牙失衡摔倒在地,当即坐在地上大喊伤腿。在众目睽睽之下案情发生了。于是当场就有人把伤者送到李方锦医生所在的县中医院检查治疗。

抓扯跌倒事件是如何上升为刑事案件的?

这场邻里纠纷,抓扯事件本来是由陈文凤的三儿媳尹红英动手引起,并直接导致后来的朱国秀右眼失明。据周明琼家属反映,朱国秀右眼被打伤后,当时治疗医生说完全可以鉴定为轻伤。由于是邻里纠纷他们不想把事态扩大,只是住院治疗而已,压根没打算去做法医鉴定。周明琼说,他们也想不到对方为了阻止其建设幼儿园并最终达到霸占幼儿园的目的,在镇政府任职的陈文凤老公庹某会幕后运作下,打通关节与当时的县委书记马平(已落马)扯上关系,竟然来个恶人先告状。

重庆市彭水法院根据陈文凤出具的相关医疗鉴定及其亲友提供的几份证言,判处朱国秀有期徒刑3年,赔偿刑事附带民事30412.34元。朱国秀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2000)渝四中法刑终字第66号刑附民判决书确认:“鉴于陈文凤首先引发纠纷,且在朱国秀赶到现场时,主动和朱国秀发生抓扯,从而导致在抓扯中被朱国秀摔倒在地而受伤。因此,可对朱国秀从轻处罚。朱国秀犯故意伤害罪,决定对其判三缓四,赔偿陈文凤20224.60元”。周明琼说,在后来的刑事附带民事执行中,彭水法院借口他阻挠司法将其进行拘留。在拘留所,由于年事已高经不起折磨,他被迫签下违心协议,眼睁睁地看着陈文凤把他已经打好地基的幼儿园霸占了。这也是导致周明琼老人20年不间断申诉的主要原因。

周明琼老人向法院申诉的几个冤情理由

1、陈文凤涉嫌诬告,一审法院办案法官涉嫌枉法。

周明琼认为,从“朱国秀站起来”到“陈文凤坐在地上喊伤腿”不到一分钟。如此短暂时间的抓扯到摔倒,在场的人是极不容易看到其是“自摔”情形的。所以,办案警察在分别调查询问陈文凤及其三儿庹某华等十个证人时,不同的证出朱国秀用“抱甩倒、推倒、挽倒、抽倒、蹬倒、压倒、摔伤枕部”等诸多说法不一、相互矛盾、不能形成结论唯一的证据锁链证词来。这样不能证明其是自摔还是他摔的证据和证词,居然也能被公安和法院采纳并作为量刑依据。

2、陈文凤摔倒“受伤”后,何来“陈旧性骨折”? 

周明琼认为,陈文凤当时摔倒在地即能自行坐起已表明其无伤更未骨折。

查本案公安卷证据(一)罗健(交警)55-1页,钱文林(建委)55-4页,(律师卷)56页,王川(国土)58页等,均证实“陈文凤倒地后是坐在地上的”。根据《临床骨科学》,功能障碍“移位骨折病人在伤后就不能坐起或站立”。然陈文凤倒地后却能坐起来,表明她在这次纠纷中并没有骨折伤。更令人费解的是,陈文凤仅住院26天就出院摄片鉴定显示为“右股骨颈陈旧性骨折”。

根据《司法部司法鉴定讲义》第一讲:法医临床学概论之骨折损伤时间的推定:“骨折处已骨痂愈合并塑型者,骨折的发生一般在6个月左右,此为陈旧性骨折”;又根据《临床骨科学》股骨颈骨折的愈合问题:“股骨颈骨折的愈合较慢,平均需5至6个月”。表明陈文凤即使有骨折伤,也是本次纠纷五个月前就发生的,与本次纠纷无关。

3、陈文凤骨折受伤后竟然在农贸市场执勤

根据《司法部司法鉴定讲义》第一讲:法医临床学概论之伤残程度及劳动能力鉴定:“五、六级伤残为大部分丧失劳动能力,生活不能自理”。陈文凤一审鉴定为五级伤残,二审鉴定为六级伤残。然而在一审2000年6月8日判决后的两个月就有人看到陈文凤却在汉葭镇南门洞农贸市场,像常人一样行走自如,并成为该农贸市场的管理执勤人员。完全表明其五、六级伤残是假。对此,周明琼有录像光碟为证。

4、彭水法院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

据《刑诉法》第3条和2000年1月1日起实施的《重庆市司法鉴定条例》第19条之规定“刑事公诉案件中的鉴定,在侦查阶段由依法行使侦查权的机关(公安)决定”。可是2000年2月29日彭法鉴(2000)第5号法医技术鉴定书却是彭水法院制作的。其主体明显失格,表明该法院知法犯法,既当运动员,也是裁判员。乃至二审法院仍采用手续不全、无复核鉴定人的违法片作结论,其程序和实体均严重违法。这样的行为直接导致一、二审法院用作定罪判刑的依据是带有“瑕疵”的证据。

5、冤案难申或因牵连面太广

20年前的当地基层司法环境,很多法盲不知道做伪证的严重性,加之腐败官员干预司法,导致昔日冤假错案至今难平。周明琼说,本案中,彭水县中医院主治医生邓某国在利益驱使下伪造原始病历,该医院副院长李某民提供虚假X光片,一审法院办案人受利益驱动或畏于权势伪造综合摄片报告、多次篡改《出院证》、涉嫌先判后取证等违法行为;二审法院办案人丢失本案原始病历和五张X光片,导致本案复印件证据因无原件而无法核对、无法鉴定其真伪等严重问题。

多年来,尽管申诉人多次向重庆市中、高级检察院及法院等多部门书面反映冤情,提交证据,可最终结果都是袅如黄鹤,石沉大海。

2000年2月12日,周明琼儿媳朱国秀被逮捕入狱时,当年老人才59岁。他说他为家人蒙受的冤案日夜奔波,至今已二十年了。周明琼老人告诉记者,当时为了申冤,他东凑西拼凑够两万多元请律师、找代理人为儿媳朱国秀调查辩护,其结果还是被判刑坐牢。他实在想不通,从依法筹建幼儿园办教育,到与四邻相处,他们一家人都谦恭求和,再三退让,最终还是人财两空,含冤受辱20年。7300多个日日夜夜,脑海里无时无刻不被忧愤和冤案所笼罩;老人长期往返于黔江、重庆两地司法部门,为了申冤不仅耗尽每月的退休金 ,而且还欠下30多万元的债务。说到这里,快80岁的老人老泪纵横,早已泣不成声了。

 律师对本案的观点及意见

记者走访了这起刑事案件知情律师,该律师表示:对于朱国秀故意伤害罪一案,有多个充分证据可以推定原判决和裁定存在错误;有多个充分证据可以验证本案主要证据存在自相矛盾;有多个证据可以推定本案违反法定诉讼程序。

重庆市相关法院个别办案人员对于历史遗留案件涉嫌态度不端正、对案件存在瑕疵证据熟视无睹,搞程序空转,导致申诉人多年上访申诉。

人民法院要坚持正确适用疑罪从无原则,在审判阶段坚决守住防范冤假错案的底线,用准、用好疑罪从无原则是最根本的保障。

鉴于本案存在诸多不能依法作出合理解释的“瑕疵”,《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三)项关于“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的规定,是对疑罪从无原则在审判阶段适用的法律解读。

20年前朱国秀故意伤害刑事案件,根据《刑事诉讼法》第53条第(三)项“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从理论上来说,哪怕“有一个疑点就不能定罪”之规定,重庆市任何一级法院都完全可以排除非法证据,判申诉案件无罪。

值得一提的是,近些年来被媒体广为炒作的诸多重大刑事冤错案件,在审判阶段发生的最主要原因在于法官没有用准、用好疑罪从无原则。法官要充分认识到冤假错案的严重危害性和冤假错案发生的现实可能性,强化公正意识,坚持相关原则,严格审理程序,坚持疑罪从无,在审判环节坚决守住防范冤假错案的底线。关于周明琼老人申诉一案,本网将持续关注。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5

  1. #5
    头像

    党的办案原则是有错必纠。为什么彭水周明琼老人的儿媳朱国秀案为明显的冤错,其老人申诉二十年却一直不纠?其有错必纠的原则能兑现吗?

    匿名 3周前 (10-05) 来自天朝的朋友 谷歌浏览器 Windows 7 回复
  2. #4
    头像

    如此明显严重的冤假错案,为什么得不到相关领导的重视?表明了什么样的问题?真叫人寒心。

    匿名 4周前 (09-28) 来自天朝的朋友 谷歌浏览器  DUK-AL20 Build/HUAWEIDUK-AL20 P1 7.0 回复
  3. #3
    头像

    該案疑点太多‘我们的法官导为什么就熟视勿睹?让这位老人长期冤枉l怎么体现司法公正?

    匿名 1个月前 (09-22) 来自天朝的朋友 谷歌浏览器  DUK-AL20 Build/HUAWEIDUK-AL20 P1 7.0 回复
  4. #2
    头像

    同意楼上,20年啊,人的一生能有多少个20年,希望有关部门能解决,还老人一个公道

    匿名 1个月前 (09-17) 来自天朝的朋友 谷歌浏览器  PCAM00 Build/PKQ1.190101.001 P1 9 回复
  5. #1
    头像

    20年太久,只争朝夕。老人还能活几年?不要让人家死不瞑目啊!

    匿名 1个月前 (09-17) 来自天朝的朋友 QQ浏览器  Android 5.1 OPPO R9km Build/LMY47I 回复


口碑聚合门户 谈论影响中国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