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一荣威经销商宏森疑卷款跑路 百余名购车者提车无望
口碑聚合门户
谈论影响中国

沪一荣威经销商宏森疑卷款跑路 百余名购车者提车无望

5月15日深夜,申城市民贺先生向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反映,称在上海市杨浦区军工路上的“荣威”经销商“宏森汽车销售”处预订了一款“Ei5”新能源汽车,且在4月份支付了全款13.8万元。正等待安装好充电桩顺利提车之际,5月15日下午,销售人员突然告知他:“老板跑路了!车提不成了!”

贺先生连忙赶往军工路,发现已有20多名购车者聚集在了现场。截至5月16日中午,粗略统计,涉及到的购车者已逾100人……交流中发现,付款了面临无法提车的,基本都是今年1月至5月的购车者,其中已缴纳全款的还不在少数。对自己的遭遇,大家普遍觉得难以置信。

卖车的“卷款跑路”,这在上海还是第一遭。究竟是怎么回事?

负责人称“离开一段时间”

5月16日上午8时45分,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也赶到了军工路1601号“宏森汽车销售”处。和一般的4S店不同,这里只是沿马路的一处面积不大的汽车展厅,门面上贴着“上海宏森荣威汽车”的招牌,正门中间入口处悬挂着荣威汽车的标志,上方的跑马灯滚动着荣威汽车各个型号的优惠力度。透过四周的玻璃往里看去,里面仅停放着一辆荣威的一款SUV,七八名购车者聚集在内,正互相询问情况,商量对策。

记者从东面侧门进入,右手侧的柜台处,1名销售人员正伏案,忙着整理登记购车客户的订单,说是要汇总提供给警方。他姓赵,攀谈中,他向记者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你说突然不突然,前天我还刚领了基本工资2000元”,小赵称,5月14日,公司负责人高某还给大家发了工资,看起来一切正常。当晚11时许,高某突然在公司的微信群中发了3段语音。其中最长的一段39秒的语音中,高某称公司遇到了难处,原因是“总公司交运该给的返利没有给”,给公司资金造成了困难。因而,接下来公司会很艰难,而他本人也会离开公司一段时间,业务将由总经理代为负责。

小赵告诉记者,公司负责人所称的“总公司交运”,实际指的是荣威的一级经销商“交运崇明”。包括展车在内,宏森所售的车辆,均来自交运。“宏森荣威”实际有两处销售点,军工路处只是个展厅兼销售处,平时仅有销售人员四五名;总部则在宝杨路2050号,除了销售外,还可以维修保养。在未得到进一步指示的情况下,5月15日,小赵和同事照常前往军工路上班。

5月15日,总经理和多名工作人员相继在公司微信群中提出了辞职,微信群内盛传“老板跑路了”。随后,崇明交运开来了拖车,欲将军工路展厅内的车辆拖走。意识到“出事了”的小赵连忙拨打“110”报警,并通知购车者及时赶到。在购车者的阻拦下,交运最终只运走了3辆展车,留下了1辆……

△图为军工路1601号“上海宏森荣威汽车”展厅。△图为军工路1601号“上海宏森荣威汽车”展厅。

      购车者中约3成已付全款

市民贺先生向记者出示了他的定购合同和付款收据。单据显示,4月6日他支付5000元定金,预订了一辆荣威“Ei5”新能源汽车。4月中旬,销售人员朱某通知他前去支付全款,准备提车。4月13日,贺先生支付了全款。付完钱为何距今一个多月未能提车?贺先生告诉记者,一开始,销售人员称要为他申请所谓的“蓝天保卫战”补贴,即提供名下的一辆排放不达标的旧车“以旧换新”,换取七八千元的购车优惠,这一优惠已算入了当初的总价中,贺先生是知情的。而由于贺先生名下并没有旧车,因此销售人员需要帮其“运作”,先购入一辆二手车,需要时间。随后,又以办理充电桩手续需要时间,“一直在拖延我,实际上至今为止没有看到过现车!”

△贺先生出具的购车合同和全款支付收据。△贺先生出具的购车合同和全款支付收据。

市民施老伯也是4月份支付全款的购车者之一,并且他还将自己本来开的那辆旧车给了宏森,换取以旧换新的补贴。反复催促下,宏森的销售人员曾向其出示了一张车辆合格证,意思是车辆已准备好了,只需耐心再等几天即可。如今新车提不成,旧车也没了,老先生欲哭无泪……

据粗略统计,算上宝杨路总店的购车者在内,在宏森已付款尚未提车的共有百余人。其中,约3成已支付了全款,剩余的或支付了一半的车款、或支付了数千元至一万元不等的定金。据记者了解,最早的购车者是今年1月份支付的全款,至今未能提车;最近的一名购车者则是5月9日刚刚付完全款。其中,大部分人购买的是10余万元的Ei5、Ei6新能源车,而最多的是一名购买SUV新能源车的购车者,他支付了22万余元车款。

上观新闻记者反复拨打宏森负责人高某的手机,发现已无法接通。宝杨路的购车者称,宏森总店已“人去楼空”,连销售人员都见不到了。老板疑似跑路,让购车者心急如焚。

     

 

      资金出问题或早有苗头

军工路销售人员小赵介绍了宏森的运作模式,宏森是挂靠在“交运崇明”下的一个荣威二级经销商。宏森并不储备现车,而是购车者预订车辆后,宏森再通过内部系统,向交运崇明预订车辆,且由交运崇明出具购车发票。最终交车,也是由交运崇明从仓库直接发车。宏森赚的是两者之间的差价。因此,宏森一直打着交运的旗号,自称是“交运宏森”,属“上海交运崇明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旗下”。在军工路展厅,墙上至今还贴着“交运荣威”的巨幅喷绘。

△在军工路展厅,墙上至今还贴着“交运荣威”的巨幅喷绘。△在军工路展厅,墙上至今还贴着“交运荣威”的巨幅喷绘。

一些购车者向上观新闻记者描述,宏森与交运之间的合作或早有裂痕。佐证是购车协议原本写得是“上海交运宏森车辆定购协议”,而后期改成了“汽车销售定购合同”。购车者出具的刷卡单据上,有些有“交运”字样,有些没有。购车者称,有传闻说,交运与宏森已解除了合作协议。

△下图为人去楼空的宏森宝杨路店,购车者们发现,相比以往(上图),宝杨路店已没有了交运、荣威等标识,让人怀疑双方的合作是否已破裂。△下图为人去楼空的宏森宝杨路店,购车者们发现,相比以往(上图),宝杨路店已没有了交运、荣威等标识,让人怀疑双方的合作是否已破裂。

另一方面,今年1月以来,宏森一改此前的销售策略。销售人员在销售时,总是以“付全款早提车”“付全款才能走手续”等理由,极力劝说购车者一次性支付全款,而不是先付定金、提车时再付全款的通行做法。但是,在提前预收资金的同时,购车者反映,今年1月至5月大部分的购车者实际都未能顺利提车。市民叶先生告诉记者,他的车是去年9月底支付全款购买,但足足等了7个月才于今年4月22日刚刚提到车。可没等到发票和合格证到手,就出了如今这个意外,导致车辆上不了牌。

可见,宏森在交车上早已出现障碍。购车者猜测,他们的购车款或已被挪作他用,是否有向交运崇明订车更不得而知。

       还能可能顺利提到车吗?

5月15日晚,购车者已组建了维权微信群,商讨应对之策。

5月16日,一部分购车者已按照销售人员的提示,前往杨浦区和宝山区的公安部门登记报案。与此同时,部分购车者自发前往交运崇明,试图弄清楚宏森与交运之间的关联,寻求提车的可能性。购车者们认为,交运崇明对二级经销商的监管存在失职,有责任帮助购车者挽回损失。但据前往崇明的购车者反映,沟通过程并不太顺利。交运崇明也仅仅是为购车者们作了登记,并未对与宏森的关系以及是否能够提车作进一步的说明。

5月16日傍晚,上汽荣威和交运的负责人召集部分购车者,在中山北路558号“交运隆嘉”进行了当面沟通,听取了购车者们的诉求。据称,现场,上汽荣威和交运的负责人并未对宏森的做法进行说明。不过在闭门商议后,上汽荣威和交运的负责人向在场的购车者们作出了承诺,称会于5月17日下午4时前拿出一个初步的方案。同时,要求购车者们及时前往公安部门报案。

事件的进展如何,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将会予以跟踪。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口碑聚合门户 谈论影响中国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