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碑聚合门户
影响中国

陕西省公安厅民警吴永强怒骂陕西腐败官场

我叫吴永强,52岁,现为陕西省公安厅治安局民警(原陕西省公安厅国保总队民警,2018年10月25日调至公安厅治安局),一级警督,中共党员。

2019年1月9日晚,中央电视台在黄金时段播放的新闻记录片《一抓到底正风纪》,是发生在2018年那场秦岭北麓违建别墅专项整治政治风暴后,中央对陕西省委、西安市委提出的最为严厉的批评,严厉程度达到建国以来中央对地方政府严厉批评之最,申请严厉批评吉尼斯纪录绰绰有余。

《一抓到底正风纪》呈现给全国人民的是,陕西省委、西安市委“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阳奉阴违、瞒上欺下”对抗中央,一幅称霸一方“土皇上”景象的真实写照。

然而,如此严厉的批评并没有触动厚颜无耻的陕西官场腐败,就在央视报道的白天,充当秦岭北麓违建、陕西公安腐败保护伞的公安厅纪检组副组长米育忠,作为拟提拔为副厅级领导干部人选进行考察。

无法忍受朗朗乾坤,陕西官场黑白不分、是非不辨,公然扭曲公正,对抗中央,还要将腐败官员提拔任用。

不禁要骂腐败的陕西官场:真不要脸!腐败透顶!

现将我举报秦岭北麓违建、公安厅腐败、陕西省纪委不作为、我被打击报复的前前后后公诸于众,请全各国人民看看陕西官场已经腐败到了何种地步:

公安厅民警小偷小摸,贪污成性;国保总队腐败;受到习总书记接见的民警,被授予的“全国优秀民警”荣誉称号,却是暗箱操作的结果;公安厅纪检组副组长米育忠等人包庇腐败,公然打击报复,对实名举报腐败的我立案。

2017年2月23日,我和同事到陕西某地市工作,工作结束报销差旅费时,报账员贪污了我和同事二人一天的出差补助;并虚报冒领,将我二人出差补助瞒报成四人的出差补助,贪污共计800元。

该报账员有小偷小摸、贪污成性的恶习,就是这样的民警,还长期深得领导的赏识,我不知道其贪污的钱是否和领导有关系。

在我查清报账民警的贪污行为后,我却被停止了工作。

而停止我工作的国保总队领导大搞独裁的“一言堂”,暗箱操作某队长被授予“全国优秀民警”,2017年5月19日受到习总书记接见,省领导到机场迎接。

就是这个某队长,找我谈话,阻止我反映问题、并威胁我。

无奈,于2014年4月11日向公安厅纪检组袁组长举报报账民警的诸多问题;之后,向公安厅纪检组和公安部纪检组实名举报国保总队的腐败和暗箱操作“全国优秀民警”的丑闻。却遭包庇公安厅的纪副检组长米育忠等人的打击报复。

张养虎在秦岭北麓永丰村民饮用水源地放养猪;非法占有农用地约300亩;周至县政府多部门充当保护伞,因我网络曝光,遭公安厅内鬼操纵,张养虎向副省长、公安厅厅长诬告我。

2017年五一节,我回周至县九峰镇永丰村六组看望父母,发现秦岭北麓永丰村六组——永丰村村民饮用水源地,遭周至县九峰镇北千户村民放养猪污染;张养虎为套取国家退耕还林款,勾结千户村南北二组组长,将永丰村六组50亩荒地承包给张养虎,荒唐的地界描述,张养虎实则非法侵占永丰村六组农用地300亩长达十年之久,且该虚假土地承包合同竟由周至县公证处违法公证(照片二虚假土地承包合同;照片三、四违法公证)。

在通过各方对张养虎劝说无效的情况下,我向周至县政府相关职能部门投诉,周至县水务、环保、土地等多部门包庇张养虎不作为、乱作为。

九峰镇政府领导公然称:周至县公证处仅能作为证据的违法公证文件是生效的法律文书;张养虎在秦岭北麓永丰村民饮用水源地违建的猪舍不违法。

网络曝光周至县政府不作为、乱作为。周至县政府动用公安对我调查,并通过公安厅国保总队领导给我施压,要我停止网络曝光、删帖。

我索性以公安厅民警实名举报。却遭到公安厅内鬼操作张养虎在网络上对我进行诽谤;并以网络诽谤我的相同内容,向副省长、公安厅厅长胡明朗诬告我参与毒品犯罪、幕后主持黑恶势力;将我所在国保总队保密的内设机构和我作为国家情报人员的情况一并公诸于网络。

副省长胡明朗批示后,很快对我进行调查。

而对我调查前,张养虎到处炫耀:“在省上找了个很硬的关系,要收拾吴永强。”

在张养虎炫耀的两天后,公安厅调查组到周至县对我调查。

公安厅调查组对我调查结束后,调查组以张养虎网络诽谤我的相同内容,要求我写出情况说明。至今没有向我出具调查结论。

永丰村民为感激我保护饮用水源所做的一切,2017年7月28日冒雨向公安厅赠送了“生态保护神 为民勇担当”的锦旗;《阳光报》2017年8月30日第一版整版压题,以《养猪场污染村民水源地 省公安厅民警帮助维权反遭投诉》为题、副标题为《村民冒雨送锦旗》进行了报道(照片五)。

可是,接村民赠送锦旗的公安厅办公室民警李胜利(照片中的民警)却遭到公安厅纪检组副组长米育忠等人的批评、训斥。

正能量就是这样被一手遮天的公安厅纪检组副组长米育忠打击着。

有这样嚣张、飞扬跋扈的公安厅纪检组副组长当道,陕西公安谁敢主持公道,公正执法?

周至县政府官员勾结黑恶势力疯狂盗挖沙石牟取暴利,周至县县委书记杨向喜长期原籍为官恐成周至乱象“元凶”。

虽然经常回周至看望父母,但是,早年就参军,部队转业到公安厅工作,周至对于我来说,只是匆匆过客而已。

周至县素有“金周至”之称,何时周至县被老百姓称为“黑周至”不得而知,只是听老百姓口口相传,或媒体的报道。

因对张养虎的实名举报,我多次往返于周至和西安。

对周至县政府不作为、乱作为有了深刻的认识。

更为刻骨铭心的认识是在2017年11月24日,当我途径周至县南横线与黑河交界处,全部看到的,却是环境遭到严重破坏后一望无际的大沙坑。

在我拍照时,遭到四名气势汹汹的社会青年围攻,在出示警察证后,仍被长时间尾随。

经多方了解,终于查清楚,随着房价的上涨,沙石价格的一路走高,在周至县,盗挖沙石被称为是“挖金子”。事实上,盗挖沙石获取的暴利远远比淘金利润大得多。

周至县政府官员和黑恶势力勾结,明目张胆垄断着盗挖沙石到运输一条龙。

超载、超限、超速检查形同虚设,交警、交通、土地多部门官员恐涉嫌其中。

据当地老百姓说,更有省上大员在周至县楼观镇新安村强行承包一百多亩土地采沙。

周至县原县委副书记刘武周充当垄断周至县沙石黑恶势力朱群羊保护伞,领刑十年半;

而媒体报道的比刘武周更大的朱群羊保护伞至今没有浮出水面;

在周至县交界处,为沙石的利益冲突,曾发生两地警察持枪对峙,惊动公安部。

于是,在2017年11月27日,有了我在华商网《华商论坛》以《周至县黑河两岸疯狂盗砂 政府官员或为背后老板》为题的帖子(百度可搜索到)。

2017年12月初,该帖经《人文陕西》、《西部瞭望》转发,评论骂声一边倒,引发强烈反响。

陕西省、西安市多领导批示查处,我成了周至县名人。

不到一周,帖子被删除,领导批示偃旗息鼓。

周至县如此黑暗,和周至县委书记杨向喜原籍为官密不可分。

周至县委书记杨向喜公开的信息显示:杨向喜,男,汉族,1969年7月出生,陕西周至县人。

杨向喜长期担任周至县党政主要领导职务,严重违反《公务员法》、《党政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之规定。杨向喜原籍为官的裙带关系为周至县乱象种下了恶果。

我曾无数次向陕西省委组织部、中组部、陕西省纪委实名举报杨向喜。

对杨向喜的举报已花开花落两春秋,至今没结果。

公安厅纪检组米育忠等人对我打击报复变本加厉,违规给我立案;陕西省纪委不作为;进京向中央控告,被暴力截访,我被未央公安局行政拘留十日。

2017年9月21日,我向公安厅纪检组询问对贪污我出差补助、国保总队腐败的调查进展,却被告知依旧没有结果,悲愤之下,只能无奈告知公安厅纪检组办案人员我要进京向中央控告。

公安厅纪检组米育忠等人匆忙到国保总队,宣布对贪污出差补助报账员的立案;同时,宣布给作为实名举报人的我也立案。

国保总队和公安厅纪检组通知给我立案后,我不敢相信公安厅纪检组米育忠等人竟敢如此胆大妄为,滥用法纪。

当我确认米育忠等人滥用职权给我立案已是铁的事实后,我于次日(9月22日)向陕西省纪委并贺荣书记、中共陕西省委并 娄勤俭书记反映。

米育忠等人给我立案的第五天(9月25日),公安厅纪检组袁组长告知国保总队领导,米育忠等人给我宣布立案的决定其不知情,不算数,应予撤销。

米育忠等人创造了中国共产党执纪机关吉尼斯纪录最短的立案。

公安厅纪检组给公安厅民警立案,纪检组组长不知情?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米育忠在公安厅纪检组就是这样一人独大、先斩后奏架空前任纪检组长(书记)的。

那么,米育忠是何方妖孽 胆敢如此兴风作浪?

据从公安厅拾零的信息,米育忠2000年左右至2009年曾任杨凌示范区公安局车管所所长、交警支队支队长。因其给走私车挂牌、卖驾照等违法行为,敛财款额巨大,被杨凌示范区公安局民警多人举报,从而被清除出公安队伍;2009年前后调到陕西省驻京办;在京期间结识权贵,劣迹斑斑的米育忠,摇身一变成了公安厅纪检组副组长。

不知道纪检监察机关进人是怎么审查的?难道因为米育忠曾经腐败,有丰富的腐败经验,“以毒攻毒”有利于查处腐败?要将米育忠“变废为宝”?

当上了公安厅纪检组副组长后,不识党纪国法的米育忠,最擅长的手段是以纪委的“大帽子”吓唬人;大会小会以“收拾人”而著称;更是以滥用职权闻名陕西公安。

在宣布撤销米育忠等人给我的立案时,我要求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检察机关监督执纪工作规则》第五十四条之规定,“一案双查”追究米育忠等人的责任。当时的答复称,十九大安保结束后追责。

2017年11月底,十九大安保工作结束,米育忠等人的追责没有了下文。

我多次向公安厅主要领导反映,并向中纪委实名举报。

2017年12月初,公安厅明确答复我:米育忠等人的问题公安厅党委已报陕西省纪委;省纪委告知我,我向中纪委的举报,中纪委已批转到陕西省纪委,省纪委领导批示省纪委干部监督是查处,三个月给我结果。

然而,到了2018年3月,陕西省纪委还是没有结果。

陕西省纪委明显不作为。

而张养虎向副省长胡明朗诬告我,明显涉嫌犯罪,胡明朗副省长、公安厅纪检组袁组长多次批示,我向周至县公安局报案,周至县公安局却不予立案;西安市公安局维持周至县公安局不予立案决定;

张养虎非法侵占永丰村农用地约300亩的行为,明显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发布的扫黑除恶之列,周至县公安局却至今不立案;

张养虎非法获取国保总队内设机构秘密,网络泄密,我多次和公安部联系,公安部明确要求陕西省公安厅有关部门申请认定秘密、密级,公安厅多部门不作为至今没有申请认定;

我向西安铁路运输法院起诉公安厅和法人胡明朗不作为,铁路运输法院不受理;

……

无奈,于2018年3月5日至5月30日四次进京,依据党章规定的党员权利十余次到中南海中央领导驻地向中央控告公安厅国保总队腐败、公安厅纪检组米育忠等人包庇腐败,打击报复;陕西省纪委不作为。

在我向中央控告期间,米育忠滥用职权加紧对我非法调查:

我实名举报的咸阳公、检、法腐败,米育忠等人企图以我“抹黑咸阳司法”给我定罪,对我调查收集材料;

非法动用户县(现鄠邑区)公安蒋村派出所,非法传唤辖区村民温某某对我调查。调查人员之一是米育忠私自调集手机号13700207170(咸阳号段)持有者,微信名为“王伟献”;

滥用侦查手段对我和我家人监控;并将监控我的手机截图、我家人的信息泄露给他人,用于威胁我;

2018年5月30日,在京控告期间,我的新浪微博《追责到底》账号被封;《华商论坛》实名举报米育忠等人打击报复、腐败的帖子被删;我被公安厅调集全省30余名警察暴力截访回西安;

次日,我被西安市公安局未央分局行政拘留于安康医院十日(照片六);我的家人遭到威胁、胁迫。

据可靠消息,在我被拘留期间,公安部领导三天两次要求公安厅国保总队领导向部领导汇报,公安部多位领导对未央分局拘留我提出严厉批评。

可是,我向西安铁路运输法院起诉西安市公安局未央分局行政拘留违法,西安铁路运输法院的权力判决判我败诉。

早在2018年6月1日,公安厅纪检组在安康医院宣布给我立案其中之一的“罪名”就是我进京上访。该“罪名”最后不了了之。

中纪委督办秦岭北麓违建别墅,奈何不了周至县违建;中央环保督察组对周至县破坏环境督察只是走走过场。

2018年8月初,习总书记六次重要批示,拉开了中纪委督办秦岭北麓违建的序幕。

我想着我2017年5月就举报张养虎和周至县政府多部门秦岭北麓的违法犯罪应该得到彻底查处了。

我向公安厅专项整治小组组长胡明朗呈送了周至县秦岭北麓违法和盗挖沙石的问题材料。据公安厅给我发聩的信息,胡明朗副省长、公安厅纪检组袁组长多次批示;并报省纪委;协调西安市纪委查处;

我打遍了西安市、周至县秦岭北麓专项整治有关的所有电话举报。

然而,我在2017年网络曝光的秦岭北麓违建;公安厅和米育忠等人问题的《华商论坛》账号被封。

时至今日,周至县九峰镇境内我举报的秦岭北麓违建依然健在。

中纪委也奈何不了强大保护伞下的秦岭北麓周至段的违建。

从中纪委没有查清秦岭北麓违建别墅主人,不难看出查处阻力何其大,陕西对抗中央的腐败网络之坚固。

中纪委离开陕西,带走了钱引安。

中央环保督察组来了。

中纪委带着遗憾离开陕西,没有中纪委权重的中央环保督察组能揭开周至县破坏环境的盖子吗?

尽管我一个小警察人微言轻,中央环保督察组在陕西督察期间,我还是多次发帖批评中央的这个组、那个组,莫成了“手持尚方宝剑的豪华旅行团”

但是,我对中央环保督察组还是抱有一丝幻想,曾无数次电话请求督察组到周至县现场督察,切莫在酒店里等待周至县政府满嘴跑火车的回复。

督察组到周至县现场督察了,并到秦岭北麓张养虎违建在永丰村村民饮用水源地猪舍现场督察了。

但是,猪舍至今还是那个猪舍。

中央环保督察组也督办不了违建猪舍。

更督办不了标志着周至县强大保护伞的盗挖沙石暴利腐败。

中央环保督察组是不是也带着遗憾离开陕西的?

周至县的问题,2018年年底我向西安市委巡视组举报。巡视组近期电话回复我称,周至县上报,已将我举报的九峰镇境内秦岭北麓违建已列入“棚户房”,“棚户房”2019年的拆除力度要比中纪委督办秦岭北麓违建别墅力度大。

既然现在列入“棚户房”,为何中纪委督办、中央环保督察组督察时为何不拆除?又为何向西安市广播电视台回复称早已拆除?

九峰镇已由西安市高新区托管,周至县政府正在打着“擦边球”,为九峰镇多处违建补办手续,变违法为合法,由政府部门公示。

当然,违建变身合法建筑,周至县政府官员会有丰厚的进账。

陕西塌方式的腐败呼之欲出。

随着中纪委副书记徐令义坐镇“督战”秦岭北麓违建别墅专项整治工作组离开陕西,并带走了钱引安。陕西的腐败官员以为钱引安的落马足以给中央一个交代、敷衍过去了。

钱引安悔恨的泪还挂在脸上,陕西的腐败官员开始蠢蠢欲动。

公安厅纪检组米育忠等人再次要对我打击报复,指示治安局讨论我给我处分。

讨论处分我的罪名是我网络发帖的实名举报,其中三条是:

一是我2016年我网络举报咸阳公、检、法腐败,被公安厅纪检组认为我在抹黑咸阳;

二是我向中纪委实名举报中铁一局四公司领导受贿,将陕西静静铁路1.17亿铁路桥梁预制项目转包给没有铁路桥梁预制资质的劳务公司;我的实名举报被违规转到被举报人的中铁一局四公司,中铁一局四公司以我的举报材料举报我。公安厅纪检组凭此认定我“参与民间纠纷”。此前,米育忠曾用我向中纪委的举报材料吓唬我:“你参与民间纠纷,正在查条例。”身为公安厅纪检组副组长,却不懂党纪国法的米育忠表达的意思是:你参与民间纠纷,正在查纪律处分条例,看哪一条符合处分我;

三是我实名举报周至县政府保护秦岭北麓张养虎违建;周至县政府勾结黑恶势力破环环境的盗挖沙石,被公安厅纪检组称为是抹黑周至县政府。

周至县本来就黑,还是我抹黑的?

上述公安厅纪检组指示治安局讨论给我处分的“罪名”,全部出自我和米育忠交锋时米育忠的“台词”。

公安厅纪检组在治安局折腾了数天,最后发现他们指示治安局讨论给我处分的程序不对。

公安厅纪检组就是这样秉承着副组长米育忠的做派:不懂党纪国法,到处闹笑话,把纪委严肃的执纪总是弄得象关中人的耍“二球”

陕西腐败死灰复燃,米育忠滥用职权打击报复我故伎重演。

2018年12月20日,我向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手机发信息举报周至县腐败问题,周至县公安局刑警队向我核实完身份后,办案的西安市公安局“扫黑办”又开始给我“踢皮球”。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米育忠的问题,陕西省纪委一年多时间至今没有结论。而2019年1月9日,陕西省委组织部却到公安厅考察米育忠,拟将米育忠从正处提拔副厅。

难道陕西省委组织部要将米育忠带病提拔吗?

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陕西省委组织部考察米育忠的当晚,中央电视台在黄金时段播放了纪律片《一抓到底正风纪》。

2019年1月15日中晚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消息,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涉嫌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赵正永的落马,难道是中央查处陕西腐败官员就此要画上句号?

时下陕西的官员有如当初魏民洲一样,热衷于轰轰烈烈走形式的向中央表决心,并没有将查处腐败官员的行动落到实处。

揭开“千亿矿产案”背后最高法和陕西腐败的崔永元近日发文《赵正永落马,下一位准备好了吗?》。标注着陕西官场地震刚刚开始。

米育忠、杨向喜的靠山必将揪出!

米育忠、杨向喜之流迟早会被盯上腐败的耻辱柱!

我2月14日在新浪微博实名举报的陕西省纪委造假;陕西省委组织部要带病提拔充当腐败和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公安厅纪检组副组长米育忠的发帖被那个流氓屏蔽了?!我在凯迪社区、百度贴吧、天涯社区等网络论坛的发帖也发不上去,看来流氓早就做了手脚。
随着魏民洲、冯新柱、钱引安、赵正永的相继落马,陕西腐败官场将迎来地震,陕西腐败官员还在做最后的疯狂!

赞(129)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4

  1. #4
    头像

    吴永强精神可嘉!民不畏死何以以死惧之?!

    匿名3个月前 (05-22)回复
  2. #3
    头像

    米育忠真的是飞扬跋扈贼喊捉贼的警察败类!

    匿名3个月前 (05-22)回复
  3. #2
    头像

    你反映的情况属实吗 这是第一 第二你是出于公心 还是你的心里 出现问题了 第三 你为什么会这样做? 我个人觉得 你的心里出现大问题了 第一你的能力不够 年轻过大 心里平衡力差

    匿名7个月前 (01-27)回复
  4. #1
    头像

    我也要反应情况,如何联系作者

    匿名3年前 (2019-05-14)回复

清风综合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